• 公益“人才荒”,慈善公益教育如何“添把火”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社会服务需求不断增加。据统计,2006年,我国慈善捐赠总额不到100亿元,2016年超过1000亿元,10年间增长了10倍;同时,国家在社会治理创新方面强调多元参与,公益慈善行业获得发展空间。这一背景下,公益“人才荒”问题尤为显眼。不断加速发展的公益行业,会为大学生提供更好的前途吗?图为某大学生招聘活动现场。7月9日,由华东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紫江公益中心及上海紫江公益基金会等机构联合举办的“使命与担当———第一届公益慈善教育与人才培养高峰论坛”在沪举行,与会嘉宾就如何破解难题进行研讨。一方面,高校、科研机构在慈善公益教育方面要想有所作为,需突破桎梏,用教育这把“火”将慈善氛围“烧”得旺起来;另一方面,公益行业也应重新审视自身的人才观,升级公益人才培养体系。公益从业者缺乏专业背景基金会中心网执行副理事长程刚认为,党的十八大以后,我国慈善事业发展迅速,在法律与政策层面上快速奠定了慈善事业的基础。从基金会领域来看,我国目前有超过5900家基金会。数据表明,从第一家基金会诞生到第1000家基金会,用了25年的时间。从1000家基金会增长到2000家基金会,用了4年。今年内,基金会增加量有望突破1000家。“发展太快了,速度很猛烈,人才跟不上。”程刚如此总结。从基金会中心网现有数据分析,程刚认为目前我国公益组织共有3类。一类是公益服务类组织,其中包括基金会、志愿服务组织、红十字会系统、各类社团和社会服务机构等;一类是中间型组织,包括信息平台机构、能力培训机构、专业评估机构、孵化组织等;一类是研究性和倡导型机构。这些机构所需人才类型不一,因而,对于从业者来说,可供选择的余地较大。然而,从现有机构来看,公益慈善行业的从业者大部分都来自“社会大学”,他们“没有人教,没有人讲,进入这个行业自己锤炼自己,自己摸索经验”。行业很难“抓住”人才人才培养拖了行业发展的“后腿”,原因何在?南京大学社会工作与政策系的主任陈友华认为,能力与经验是公益慈善从业者的两大“软肋”。新手多、公益慈善人才储备不足等因素导致公益慈善领域资源匮乏,不仅如此,人才流失现象还较为严重,行业很难“抓住”人才。陈友华认为,慈善公益行业发展型岗位严重不足,职业上升空间比较有限是导致人才流失的重要原因。公益行业从业者往往薪酬较低,工作劳动强度比较大,同时,公益机构用人制度不规范,很多社会组织招人很难,培训还跟不上,自学机制没有形成,形成了人员参齐不差的局面。陈友华认为人们对慈善公益从业者的概念存在混淆———把行善与公益职业混为一谈,对公益慈善从业者的要求高于其他行业。“公益慈善领域涵盖商学、公共管理、社会学等学科,涉及人类福祉的所有领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成为专业的人才。由此可见,今日之公益,与传统慈善有着根本性的不同,公益应走专业化、职业化的发展之路。”陈友华说。慈善公益教育存在“暗伤”专业化人才来自成熟的教育培训太阳城娱乐网,太阳城博彩集团,太阳城皇冠体育体系。那么,当前的慈善公益教育存在什么问题?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院长文军认为表现在多个方面。一是自上而下,政府投入较多,占主导地位,来自民间的、个体的投入不多;二是慈善公益选择性的问题特别普遍,比如大家都一股脑去做青少年公益项目,对某一群体关注过多可能会带来新的问题;三是没有形成较为普遍的社会文化氛围;四是企业在公益专业人才培养方面认识不到位;五是公益慈善人才培养未能满足行业发展的需求;六是公益慈善教育相对碎片化,大家各自为政,缺乏团结、共享与合作。陈友华也认为,如今的人才培养模式较为单一,满足不了行业的需求。“政策支持性仍然不足,目前我们的培养人才更多集中在社会学、社会工作、心理学等领域,没有界定专门的慈善公益职业。”多家机构探索教育创新模式今年1月,华东师范大学(简称“华师大”)和紫江公益基金会携手成立华东师范大学紫江公益慈善中心(简称“紫江中心”),该中心依托华师大的研究力量和平台优势,尝试探索公益慈善人才培养的新模式,打造上海乃至华东地区公益人才生态圈。紫江中心副理事长陈琳表示,此项目的设计特色是实现三个融合。第一,就是实现国际最新行业发展理念和中国特色的融合,让我们的学生能够既有高度又能扎根现实;第二,就是实现前沿理论和创新实践的融合,要通过学生和老师,以及业内导师的充分互动,案例教学、创新思维,完成从理论和实际的对接转变;第三,就是实现政府、企业、高校和公益慈善组织的跨界融合,形成良好的网络扩散效应和现代公益慈善理念的传播。与紫江中心培养大学生人才的方向不同,深圳国际公益学院尝试对企业家、慈善家及高管人员进行系统的公益慈善教育。该学院助理院长、教务长曾晶介绍,其教育体系的核心是行动学习,强调知行合一,通过掌握知识与学习体验以及对复杂问题的深刻理解,尝试让学员提出行动计划。“比如说,解决乡村教育问题时,可能会涉及扶贫、环保等多个领域,社会问题的解决需要用系统的方式,因而有必要让学员了解与此相关的配套知识,增强专业背景。究竟要培育何种人才?从宏观层面来看,慈善公益教育将往何处去?文军认为,慈善公益教育可以分为两大类:大众慈善教育和专业慈善教育,两者均处于太阳城娱乐网,太阳城博彩集团,太阳城皇冠体育起步阶段。大众慈善教育针对所有社会成员,主要目的是培养慈善意识,传递慈善知识;慈善专业教育则不同,它有培养的目标,专业课程知识,还有理论基础,它是制度化的教育形式。文军强调,教育当中,人是目的而非手段,应把人格完善纳入其中。程刚与曾晶都强调价值观的重要性。公益慈善行业从业者的“个人道德水准、修养、同情心和对人类发展使命的认识和探究的愿望,应该比一般人更加强烈”。在专业层面,公益慈善行业的人才往往具备多专业、综合型的特点,因而培养人才不能简单依靠单独的学科。程刚认为,公益慈善教育进入教育体系后,作为学校各专业的辅修、选修课程,或将成为未来的方向。陈友华则强调向企业学习,企业的运转依靠的是各种人才的复合体,“我们要用市场逻辑来解决社会问题,更新培养人才的理念。我们要有应用型、复合型、创新型人才,可学习借鉴商学院MBA、MPA课程理念,将法律、社会服务等方面的人才作为公益慈善人才培养。”阅读原文来源人民政协报编辑吴潇岚

    上一篇:县环保局积极提升法制宣教能力

    下一篇:青年报|农民画教研成果在各大高校巡展